虽然近些年直接融资的占比有所提升,但中国直接融资份额依旧较小,间接融资依旧是我国企业主要的融资渠道。根据存量法进行计算,2018年底,直接融资(债券+股票)占社会融资余额的比例仅为13.1%,而贷款余额占比高达66.8%。在我国,银行贷款的信用派生仍然是我国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因此国家通过货币供应量对经济可以调控的范围更大,社融和信贷数据同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央行逆周期调节的考量,社融和信贷数据也将大概率领先于经济见底。

我们不妨推演一下。你的招牌十分亮眼,投资机构来了,韭菜也来了,不管是投资你作为股东的CRYSTO,还是你的书友会,他们主要看重的是你的能力和影响力。这些人心底里的算盘是什么,想必你也知道,无非就是期待你的项目能尽快上交易所,然后他们把手里的代币高价抛售,赚一笔走人。